HKing

搞著玩的 為愛發電 開心就好

离分

⚠️友情向

⚠️乱打 无情节 极其稀碎

⚠️zbz wf提及


謝霆鋒第一次見到舒淇,才十六歲。蒙著藝人車的黑色玻璃,她光著腳在地上跑來跑去,下了車她反而停下來沖他笑。


「你好你好,我是舒淇。」


她長得好好看,但嘴巴有點大。


那嘴巴其實很吸睛,她會說她就是靠嘴巴走紅的。大嘴巴,奪走他銀幕初吻的嘴巴。講粵語講不標準的嘴巴。在Stephen和Daniel身邊喋喋不休的嘴巴。看上去永遠開心在笑的嘴巴。


謝霆鋒好久沒見到舒淇,過了十幾年再見,上綜藝節目還是怕她在廚房發瘋。果然在發瘋,做蔥油餅不好好做,把面團扔來扔去,蔥花到處飛,嫌她煩還被反駁因為他是處女座。


好,是處女座,處女座天生有錯。


她指尖頂著那面餅,突然說起她想吃披薩。場務走過來警告不要亂話家常,她沒由頭,斜眼説剪了就好,她玩麵團說起特警新人類收工在片場偶遇他們去吃的那家店,謝霆鋒說他再也沒光顧那家店,舒淇說他好敷衍,那店早就倒閉了。她說到他半夜去那家店給柏芝買披薩的事情,還說每一個朋友喜歡的口味,喋喋不休,說到最後一個名字的時候停止了。


她可不是說漏嘴,她是故意的。


她是不是故意恨每一個人絕情,再也不互相聯繫。是不是恨那些時光過得太開心,過去很難把心平息。


「我們從天黑坐到天亮!」


後來去坐火車,過涵洞出來時候天一下子明亮起來,鏡頭裡火車上她雙手伸園了,想把天光抱懷裡留住,靠在他肩上講笑話,手舞足蹈笑得還是那麼開心。


他們說舒淇從來不哭,很少哭,只是笑。她二十歲的時候會哭會笑,只是他們忘記了。


他問她最近怎麼樣,是不是跟張震新拍了刺客聶隱娘。她靠回他肩頭不說話,避開攝像頭的間隙突然說一句你看天亮了。少年時代天終於亮了是嗎,什麼時候亮的都忘記了,就像點燃一支煙去做別的,只是一抬頭就走到今天。


太快了,痛苦的快樂的事情都好快。


謝霆鋒望向那個節目嘉賓,突然覺得那不是舒淇。突然覺得他好久沒見到舒淇。突然想起第一天見面她盤問他是不是想約盧巧音。


Cecilia沒關係,Feya沒關係,都很好。


一輩子這樣下去好不好,叫嚷著事業最高峰的時候死去,叫嚷著要做小天王,叫嚷著要好好玩音樂,叫嚷著把狗仔隊都殺盡。


希望一輩子這樣下去吧,慢慢地過一兩年也沒關係,但沒想到一輩子實在是太長了。


一輩子怎麼那麼長,矛盾的,時間過得太快了。


歌裡唱的。


修改一次次離分,曾幻想過永恆。


可惜從沒人願意停下來演這劇本。

评论(1)

热度(19)